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旅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 旅游新闻

国外去不了 那些环球旅行达人怎么样了?

时间:2020-10-21 02:18:45   作者:   来源:   阅读:126   评论:0
内容摘要:  国庆中秋长假期间,相信每个宅家的人都在朋友圈看遍了全国各地的美景。  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8天长假,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人民币,旅游归位不仅重塑了行业信心,喜人的数据也向全世界释放出中国经济复苏的明确信号。  回想2020......

  国庆中秋长假期间,相信每个宅家的人都在朋友圈看遍了全国各地的美景。

  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8天长假,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人民币,旅游归位不仅重塑了行业信心,喜人的数据也向全世界释放出中国经济复苏的明确信号。

  回想2020年初,每个旅游业的从业者都有自己的心里话说。新冠疫情突袭,被按下暂停键的除了旅行社和OTA等机构,还有一群依靠这些机构的推广与合作生存的旅游达人。

  疫情不仅打乱了他们一年的出行计划,被迫留在家中、无法出门的境地,也让他们丧失了大量的商业机会。停更在家学习、复产捣鼓存货、直播维系粉丝,抑或是直接转行……这样的旅游达人都大有人在。

  这样残酷的洗牌期,直到武汉解封、直到跨省游恢复才得以缓解。

  人民日报人民文旅透过几位环球旅行达人自疫情发生以来的真实经历与所见所闻,可以发现,中国旅游加快恢复到正常水平,超出了他们预期;强心剂、加速键、新爆点,让旅游市场加速回暖,更令他们信心倍增。

  “疫情后,惊喜发现,原来武汉周边这么美。”

  ——高小蛮

  武汉资深媒体人

  从业20年

  “不能出国门的武汉人,成了专薅窝边草的兔子,集中火力对武汉周边百公里之内的村乡镇进行地毯式搜索。”作为国际旅行与美食的深度爱好者,高小蛮往年长假的首选都是国际自驾,由于今年出境游无望,她将行程锁定在了武汉周边,却惊喜发现,“原来武汉周边这么美。”

  谈及解封后武汉旅游市场的恢复情况,高小蛮抑制不住心中的小骄傲:“武汉已经‘疯’了!我们武汉人不喜欢在市内玩,反而更乐意去周边一个半小时车程以内的目的地,导致周边地区的民宿酒店周周爆满,比如以‘农业田园风光’出名的的黄陂,竟然出现了每逢周末必堵车的情况。”

1602894785866283363.png

周末,黄陂的乡间小路,阵势如春节返乡。

  1月23日上午10点,武汉宣布正式封城,高小蛮取消了春节旅行的所有预定、不走亲不见友。提前结束工作,闭门在家,过了“清闲年”。但并非不出门就是无法旅行,她开始关注起武汉周边有什么可玩的,盘算着之后的旅行计划。

1602894989557654521.png

2月12日,高小蛮更新了武汉“解封”前的最后一次公号内容。

  冬去春来,4月8日,“封闭”76天的武汉“解封”。高小蛮时隔三个月再出家门,一月时还是黑云压城,四月时已经蓝天如洗,她将停更许久后的第一篇推送献给了武汉附近一个叫江夏的地方,一座人少景美、游客人数还不到武汉著名风景东湖磨山零头的八分山,一“山”激起武汉人压抑了几个月的玩心。

  带来的吸粉效果是她始料未及的,这个昔日鲜为人知的无名景点甚至成了抖音上的网红打卡地。从读者在公众号后台给她发来现场照可以看到,八分山从山脚就已开始封路限流,山顶上更坐满了人。高小蛮解释道:“可以想象那个时候,武汉人的心里是多么需要这样一座不著名、没有人去的山,在山顶可以俯瞰茫茫大地,还有一座庙可以吐露内心。我们不缺水,我们有长江、东湖,唯独缺一个可以登高、舒展身心,又身处郊野的山,所以就算是需要开车两个小时,也无碍贪玩的武汉人蜂拥而至,将八分山‘搞瘫’。” 

1602895369226252265.png

八分山,能躺着俯瞰“芸芸众生”的山顶无边大草坪。

  如果没有疫情困足,高小蛮原计划在2020年去一趟夏威夷火山口。虽与远景无缘,但无论是近在咫尺的江夏八分山、黄陂“秋名山”,还是湖北省内的恩施地心谷,都让她重新认识了武汉周边的美。“之前走的太远,目光完全没有看到自己城市周边的美,包括黄陂的那条‘十里画廊’,我那天真的看见了宫崎骏动画里的乡村,山峦起伏、云雾缭绕、白鹭飞飞。” 

  土生土长的高小蛮说起武汉人的爱好,除了贪玩,就是贪吃。在成为旅游自媒体之前,高小蛮曾撰写美食专栏长达10年,她透露,武汉的烧烤摊是第一批恢复的餐饮,由于武汉人又十分喜欢宵夜烧烤,当时武汉旅游圈和美食圈都在热议这样的现象是否意味着武汉的消费降级:从人均消费100元的餐馆转战人均30元的露天烧烤。

  但“脑补”的消费降级并没有出现,反而人均消费300-500元,乃至人均1000元的中高端餐饮天天满座,宴请消费起了一波大高潮。武汉当地有人戏称:“是不是想通了?人生苦短,就应该吃点好的”。但业内人士则表示,是高级餐厅对消毒防疫、以及食材安全方面会人更放心。

1602895631198406613.jpg

武汉人均消费500-1000元的老饕餐厅“逆市飘红”,5月便订出150多桌。

  “万物凋零之时,也是万物重生之日”,历劫之后,武汉人的心境已大有改变。而对于高小蛮个人来说,她没有经历自己最害怕的掉粉,反而在深挖武汉周边深度游后,迎来了职业生涯一段“报复性”的粉丝增长期。

  “你在国外看到的一切,国内几乎都有。”

  ——孙疯人

  环球旅行博主

  从业5年

  “我刚从贵州自驾回来,相比那些商业景点在国庆期间人挤人的状态,黔东南的那些小众寨子会更加原生态”,由于今年出国旅游受阻,常年深耕境外游的孙疯人也开始转战国内。

  “现在发国外的存货内容,都没人看了。我们这帮原先主攻境外游的自媒体也不得不回来抢国内游博主的‘蛋糕’。”因疫情“瘫”家胖了20斤的孙疯人笑笑说,“说实话,我心里其实还是很想出国旅行的,相信人们的出行方式也会是从周边游,跨省游,再到境外游这样一个恢复过程。目前因为疫情的关系,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国内游,包括我自己,这其实是一件好事。经过我这几个月的探索,我发现很多国外的特殊地质和网红景点其实在国内也能找到相似的地方。就比如云南香格里拉的白水台,跟土耳其的棉花堡就很像;还有西班牙几个月都约不上‘纪念碑谷’民宿,在福建漳州的火山岛很容易就能看到了;另外像美国的羚羊谷,咱们陕西就有差不多的雨岔大峡谷;想去看冰川也不一定非要去冰岛、智利,咱们西藏的冰川也很震撼。”

1602894541169559371.jpg

  孙疯人镜头下的藏式庙宇与僧侣

  据他了解,目前无论是自媒体还是旅行社,都开始有意识地对国内许多旅游景点进行更加深度的挖掘。“前几年,国内游的各大机构或旅行社,其实很大一部分懒得开发新景点,基本都是一窝蜂的去做相似的热门线路。这次疫情也逼着他们开始去做不同、做区分、做区隔,所以有很多从前小众的地方也慢慢的热了起来。”当孙疯人真正深入体验,发现中国的旅游资源也是相当丰富,尤其是他国庆的贵州黔东南之旅,为他今后挖掘国内深度游提供了灵感,用一句老话来说可能就是“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国庆自驾深入到黔东南,好几个寨子都令我惊艳。有着“侗歌之乡”美誉的小黄侗寨,生活、恋爱、劳作均有歌;几无外人涉足的黄岗侗寨,寨子内花桥鼓楼保存完好;可以体验最原始瑶族药浴的高华瑶寨;至今还保留着狩猎习俗的岜沙苗寨,那是中国最后一个持枪部落。”孙疯人心满意足的复盘着国庆旅途,至于之后的打算,他透露,今年还会持续关注国内游,但更倾向于对民族、人文、非遗领域的探索。 

1602893947903101887.jpg

孙疯人在贵州黔东南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除汉族外,另外55个少数民族都有独特的生活方式、习俗和节庆。“深入到这些少数民族地区,其实和我们去国外旅行时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在探索别人的生活方式。少数民族的生活方式,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都是不了解的,又十分有特色的,其中还包括我们国家的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孙疯人涉足国内游后没想到的。

  更让孙疯人始料未及的还有西北自驾游的火爆。“从7月初国内跨省游恢复以来,很多上半年憋坏了的游客,开始从周边转向省内、跨省游。尤其是暑假,包括青海游在内的西北游大热,基本上朋友圈里能找到上百个同时出现在青海的游客。”

  暑期国内旅游的爆发期,大量游客离开家门,奔向全国各地,令孙疯人不禁感慨,国内旅游复苏的速度确确实实超出了他的想象。但回想起疫情刚发生时被困国外,机票多次被取消,几经周折才回到国内,孙疯人显得有些轻描淡写,“那时我正在埃及,回国的过程的确是相当艰难,而且当时得知国内许多在一线抗疫的人员都没有足够的医疗物资,我果断去了开罗最大的连锁药房,将药房全部的口罩和手套都买了下来,差不多有2000多个口罩和600多副手套,扔了一半行李才勉强装下带回国,最后都免费捐给了急需的人。”

1602893947912504397.jpg

孙疯人从埃及“人肉”背会的口罩

  回国后,孙疯人赋闲在家,工作室也裁去了一半的员工,他说自己上半年的收入几乎为“零”,但这些都不能成为他放弃的理由。“困境其实就是疫情带来的困境,但是大家各自应对的方式都不太一样,我身边有的博主朋友,开始开淘宝店了,有的人直接去做代购,甚至有人回归了工作,上班去了,但我还是坚持在做视频,去产出新的内容,包括先在自己的所在城市拍一些素材。” 

  随着国内旅游的持续复苏,工作室接到的商务合作也逐渐有了起色,收入恢复到了原先的70%-80%,国内游这块“奶油蛋糕”让他上半年有些“苦丧的日子”渐渐成为过去。

  “做旅游自媒体五年,我第一次了登上国内的玻璃桥。”

  ——暴走姐妹花 油菜花Yoyo

  旅游与生活方式自媒体

  从业5年

  “这个中秋国庆长假,我没有远行,就在广州周边的农庄觅食,逛了博物馆和改造后新开放的北京路,为《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夺冠》等国庆档电影贡献了票房。”这个秋风清凉、阳光和煦的“十一”长假,花花没有走得太远,回顾起2020年的春节,就如同十一长假般记忆犹新。“因为疫情,广州街坊们过春节一定要逛的花街提前至除夕傍晚18点就结束了,年夜饭后的时间突然变得很空闲。”她看着电视上播的新闻,感觉今年的开篇确实有点不一样。

  “节前规划的春节出游行程,变成了全国人民统一的‘宅家游’。”做了旅游自媒体五年,这是花花第一次在传统旅游消费红利假期——春节期间的朋友圈里,看到旅行社从业者们为了退团、退款、退订单忙得焦头烂额,“疫情防控最严峻的时刻,旅游这个轻松的话题突然被压得犹如千斤重一般,谁提起,脸上都是愁云惨雾。”

  作为旅游与生活方式领域的自媒体,花花所在的暴走姐妹花团队在春节假期结束后,就开始在家生产旅游和生活消费类的内容,日常资讯的选材则从原来的攻略类玩乐内容,转向紧扣防疫要点和出行交通变化的应对建议。

1602899871784451055.jpg

  也正是因为早早进行工作,花花对于“旅游业终将恢复”是充满信心的,她说:“从供稿到各新闻平台的疫后旅行地‘种草’内容下的评论中,依然能看到读者和粉丝的兴奋与期待。即使是转行成微商的旅游业从业者们也还是时不时地期待着重新上岗。”

1602899871773216085.jpg

  但最让她感受到“未来可期”的还是在家上网课的两个孩子,“看了《云游敦煌》节目后,两个小家伙说等到能出门的时候,一定要去领略飞天神女的美,这让我特别真切地感受到旅行这件事虽‘小’,但真的会让人感到特别有希望。”

  都说希望在春天,今年的春天虽然迟了些,但没有缺席。4月份的广州,微风温柔抚脸。在疫情防控有序不放松的前提下,本地游、周边游自由行有计划地恢复了,花花选择将一次次短暂的周边游组合作为2020年的旅行开篇。“在南海影视城,从恢弘的天朝宫殿穿越到电影中的三十年代港澳街;在盈香生态园登上了广东第一座水上5D玻璃桥,这也是我第一次登上国内的玻璃桥,算是打卡了一个性价比不错的‘网红景点’。”

  疫情同时也给了花花更多能够陪伴孩子的亲子时间。在一个台风天,她带孩子们登上广州塔的最高处看云卷云舒;端午,和孩子们到黄埔军校缅怀英烈;夏至,带孩子们到北回归线上的“明珠小城”从化看天文地理奇观。

1602899871787303304.jpg

  由于疫情管控的客观要求国内的景区都做了服务提升和智能化改造,加上媒体对目的地的宣传助力,西北游、西南游成了今年暑假热门的长线游目的地。花花也带上了家里老少,启程甘肃青海大环线私家团之旅,“都说世间万物七彩斑斓,其实大西北便有千彩斑斓。那片土地上,真藏着那么多不寻常的美景,盆地、戈壁、沙漠、草原、湖泊、雪山、绿洲、丹霞、雅丹……孩子们也终于在网课以外,亲眼看到了听说过的敦煌壁画中的飞天神女。”

1602896252807415529.jpg

  花花进入柴达木盆地腹地,左侧的祁连山,右侧的昆仑山,远处终年不化的雪山峰。

1602896252796333693.jpg

翡翠湖如此娇美

  每个曾听说过的远方名字,都值得用一场旅行去相遇!花花眯起她标志性的笑眼说:“小日子依然在继续,而旅游业要完全恢复依然任重道远,但流动的中国,便是充满了繁荣发展活力的中国。”

责任编辑: 陈淑安
来源: 人民文旅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更新

本栏推荐

阅读排行


Copyright.2006-2019 浙江旅行网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06600号